吳鴻人生最后一本書 《吳讀有偶》盡顯書癡本色

日期:2019-06-30 09:36:57 作者:綿陽新聞網 瀏覽:65 次

吳鴻

又到夏天,同樣的六月底。2017年6月29日,出版人、作家吳鴻在克羅地亞因病癥突發去世。轉眼已過去兩年了。

2019年6月29日,吳鴻的新書,也是他的遺作——《吳讀有偶》由四川文藝出版社出版,親友們在三圣花鄉為《吳讀有偶》舉行小型首發式暨吳鴻逝世兩周年紀念會。吳鴻與弟弟吳獻情意甚篤,吳鴻曾交待弟弟幫忙給自己整理文稿,將自己平時所寫的閱讀筆記收集成書,連書名都預先想好了。弟弟剛整理好,哥哥還未過目,就天各一方。如今稿已成書,吳獻說,也算完成哥哥的一個遺愿,“這是他人生最后一本書?!?/p>

“書蟲”的世界

從奧勒留到鹽野七生

吳鴻是出版人,同時也是作家。做書、寫書,就很難不愛書、藏書。

吳鴻是一個書癡,在《吳讀有偶》中,吳鴻記錄自己讀書、購書、藏書、做書,與友人談書,評書,妥妥的一個“書蟲”的世界。翻開書就可以看到,生病住院的吳鴻,在床頭讀新井一二三的《我和閱讀談戀愛》,對這位日本作家的觀點,深有同感。等候抽血,吳鴻忍著腳的脹痛,拿出撕下的梁實秋譯的《沉思錄》中的一頁,在黑壓壓的走廊里讀著讀者,突然覺得整個醫院亮堂起來。因為他“聽到了”奧勒留仿佛跟他說話——“縱使你的生命可以延展三千年,甚至三萬年,要知道一個人只能死一次,也只能活一回;所以,頂長的壽命和頂短的都是一個樣。因為所謂‘現在’,對大家是一樣長的,我們所喪失的根本就不是我們的,所以我們所放棄的顯然只是很短暫的一段時間而已?!笔艿郊膊≌勰サ膮区?,感到極大的慰藉。他感嘆,“閱讀也真是神奇,最近在讀鹽野七生的《羅馬人的故事》,此書正讓我一個個地認識羅馬時期的偉人哲人。在我病痛之際,又讓我偏偏讀到奧勒留的‘人生指南’。巧焉,緣焉?!?/p>

吳鴻閱讀視野非常開闊。一般人都只知道臺灣文壇朱天心、朱天文姐妹,但吳鴻卻“認識”明鳳英——跟朱天文、朱天心都是《三三集刊》的創始成員,只是沒有搞文學創作而是去美國做學者。吳鴻對明鳳英的散文集《一點一橫長》贊不絕口。吳鴻閱讀口味也很雜。他喜歡張岱的《夜航船》,也喜歡喬治·奧威爾《向加泰羅尼亞致敬》,對法國作家吉勒·勒魯瓦寫的菲茨杰拉德與妻子澤爾達的故事《亞拉巴馬之歌》給予深深的敬佩。

吳鴻還呼吁讀者和他一起跟隨日本國寶級攝影大師星野道夫,領略其作品《在漫長的旅途中》。對董橋談人物作品集《酒肉歲月太匆匆》里表現出的漢語之美,他認為值得青少年當成范文來學習。此外,吳鴻還讀童話書、辭典書,對每一種書,他都還能說出很精當的觀點來。在整理文稿時,弟弟吳獻也忍不住感慨哥哥,“他真的是看了太多的書,而且類型非常雜?!?/p>

書撕了來讀

等人的時候順便讀完

吳鴻買書幾乎成癮。吳鴻的岳丈、詩人張新泉先生曾透露,吳鴻每次從書店回家,幾乎都不會空手,都是大包小包的書,“家里的書多得幾乎放不下”。吳鴻在書中分享了他在成都經常去看書買書的幾家實體書店。其中包括商業街的人文獨立小書店求知書社。2009年春節前,吳鴻得了嚴重的糖尿病,眼睛開始模糊,看書都成問題,醫生強迫他住院治療。醫生要求他必須每餐后步行兩小時消耗熱量。他制定了一個散步計劃,坐在病床上想好出門的方向,最終的目的地,還是書店。

作為出版人,吳鴻自然也會考慮如何做書。讀書時,除了汲取知識,他還一直思考自己如何把書做得更好。他不認可把書“越做越厚,越做越大”的做法?!耙话俣嗷氐摹度龂萘x》《水滸傳》《西游記》之類的書,做成厚厚的一冊,還是精裝本,買回去拿都拿不起,又怎么能讀呢。多半的家庭都是束之高閣,讓它生灰。我不太贊成把書做得很厚,當然,該厚的就厚,做厚書如果是為攤薄出書的成本,那真是出版的怪胎?!眳区欉€透露了他一個很有效的讀書癖好,“把一些書撕了來讀,一天撕幾頁帶在身上,等人的時候,上廁所的時候就可以讀完?!?/p>



上一篇:上一篇:四川推進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
下一篇:下一篇:以法律之劍鑄人性勛章 讀《鑄劍—微故事·法治四川》
贵州11选五最大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