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人村眾生相:“寬窄巷子”里的成都肌理

日期:2020-07-05 06:35:20 作者:綿陽新聞網 瀏覽:119 次

在成都市一環內,有一片被高速發展的城市包圍起來的“城中村”——工人村,有一群人性格迥異卻不約而同地過著熱火朝天的生活,不同于年輕人熱衷打卡的商區寬窄巷子,這些舊樓里布滿了成都最生動鮮活的肌理。

 

幾塊房錢的老屋,生活很滿足

工人村位于成都市金牛區馬鞍路。進入內曹家巷,有的平房的間距窄得難以并排走下三個人,雨后有些路面布滿水坑,泥濘不堪。有人在這樣的“窄巷子”里生活了44年。

 

圖片1.png

內曹家巷的一排平房 謝冰/攝

 

今年70歲的郭逢智和73歲的蔣宣國1976年就住在這里了。郭逢智的父親是四川華西集團的員工,分得了套平房,郭逢智30歲頂班在華西集團十二公司工作,沒有再要房子,父母走后,她和蔣宣國繼續在這套房屋里生活。郭逢智說:“我的工作不好,下沙石、攪水泥,但是總比老了以后沒依靠好,下泥就下泥,沒關系。”她的老伴蔣宣國14歲就參加了工作,在一個小單位當電工,如今已經退休了23年。

 

圖片2.png

郭逢智展示父親曾經用過的老物件 王佳欣/攝

 

“我們的房錢便宜得很。”郭逢智從抽屜里取出一張繳費單據,上面顯示一年的房費是24.4元。他們的房子沒有房本,繳房費的條子就相當于房產證。“當時這個房子算好的,”她頗有些懷念地說,“大家都羨慕。”雖然現在這樣的房子年輕人都看不上,但她和老伴仍很滿足。

 

圖片3.png

繳房費的單據 王佳欣/攝

 

“就是漏得很。”郭逢智指著一根從天花板順著墻壁延伸下來的白管子說,“漏。”這一帶不是沒有整改過。郭逢智介紹,附近的老樓有的從兩層變成四層,改成了招待所;有的進行了低洼改造,但是他們住的那排房子“搬來(時)是這樣,現在還是這樣。”如果要進行改造,郭逢智表示沒有意見“隨便分到哪里我都去,國家咋個改,我們咋個跟,老百姓都希望日子越過越好。”

 

50年代和他們父輩一起搬過來的老住戶現在只剩不到十戶人家了,“老人走了,年輕人不愿意住。郭逢智說。即使這樣,他們仍不打算搬走,“我們這個年齡的人覺得這兒還是清凈,而且方便。”他們靠退休金生活,平時老伴在附近的市場買菜,郭逢智在家里做飯,日子平平淡淡倒也悠閑自在。“我母親91歲去世,父親96歲去世的。”郭逢智說。雖至古稀卻精神矍鑠,長壽的基因寫在這位愛笑的老人臉上。

 

當年四處奔波,老來紙端揮墨

同樣在“窄巷子”里住了44年的還有劉小玉和陳國超。弓著腰在報紙上寫毛筆字是劉小玉在家中的日常。“我寫不好,”她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怪頭怪腦的。”

 

圖片4.png

劉小玉正在寫毛筆字 楊星/攝

 

在孤兒院長大的劉小玉沒念過書,“原來不識字我就畫畫,后來發現連自己名字都寫不得。”于是她買來舊書開始自學,已經練了兩年毛筆字了。過去她患有白內障,老伴打工攢了兩萬塊錢治好了她的眼睛,“我現在看得到,又能畫畫又能寫字。”劉小玉精氣神十足地說。

 

夫妻倆都曾是華西集團的員工,劉小玉在五公司打零工,陳國超在十二公司干刷油漆的活兒,房子也是公司分的。與郭逢智的說法一樣,“一個月幾塊錢,就是漏得很。”劉小玉說從搬進來到現在房子一直沒有維修過。盡管如此,她還是說:“歲數大了不想走。”

 



上一篇:上一篇:“寬窄巷子,最成都”,除了商業,你看到里面的民俗資源了嗎?
下一篇:下一篇:四川電信用5G+VR助力寬窄巷子智慧景區升級
贵州11选五最大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