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山藝海丨“表一表”山東快書名家高元鈞的滄桑歷程

日期:2020-09-08 09:33:27 作者:綿陽新聞網 瀏覽:84 次

半島記者  張文艷

有人說過:“說相聲是為小百姓破悶兒,說武老二是為小百姓解氣兒,不管逗樂還是順氣,都是平民的玩意?!鄙綎|快書原名“武老二”,以武松的故事為“梁子”,因為武松是人們心目中正義的化身,所以,山東快書從“出世”起骨子里就有著“路見不平一聲吼”的慷慨與激昂。再配上干脆的口活,靈活的手眼身法步,看著、聽著,舒心、解氣!高元鈞先生的山東快書傳神、情真、口甜形美、親切風趣,成為了至今流傳甚廣的“高派”創始人。本期,我們還原一代快書大師的滄桑經歷,并采訪了名家,解碼山東快書的魅力所在。

曲山藝海丨“表一表”山東快書名家高元鈞的滄桑歷程

“一家子九口人,父母帶著我們五男二女七個孩子。吃飯的多,干活的少,一年三百六十天,得有二百多天餓肚子。我七歲那年,家鄉鬧了一場大水災,莊稼都被淹死了,顆粒未收。一家人甭說吃飯,就連能夠照出人影的糊糊也喝不上”?;貞浧鹜陮W藝的經歷,山東快書大師高元鈞用“求生存”三個字來總結。在以填飽肚子為宗旨的年代,藝術兩個字對高元鈞來說太過陌生了,走街串巷唱小曲,說好聽了是賣藝,而其實,何嘗不是一種變相的乞討。

高元鈞(1916年~1993年)原名高金山,河南寧陵縣張弓鄉西四里和莊人。名字叫金山,實際上,出生在貧苦的大家庭,高元鈞當時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飽飯,然而,水災和蟲災的侵襲,讓靠天吃飯的高家吃了上頓沒下頓。

上世紀20年代初,一場水災無異于雪上加霜,地里顆粒未收,7歲的高元鈞便開始跟著四哥“沿街賣唱(實際上是討飯)”(《高元鈞:我和山東快書》,摘自《我的奮斗》一書)。

四哥是盲人,憑借著天生的聰穎,他在縣城里學會了拉弦唱小曲和河南墜子腔。高元鈞跟著哥哥走集串鄉趕廟會,賣唱討要,“我一邊給他引路,一邊也學會了唱幾句小曲和弦子腔。這樣在賣唱時,我們哥倆就一唱一合。他邊唱邊打花鼓,我敲著小鑼給他幫腔、插科打諢。不久,我姐夫的一位弟弟也來入伙,他也是盲人,他能夠自彈自唱。他一來,我們就仨人一塊兒唱。這就是我學藝生活的開始”。

兩位盲人哥哥是高元鈞的啟蒙老師。就在高元鈞11歲那年,家里傳來噩耗,一場傳染病突襲高家,“父親、母親、大哥、大嫂相繼被奪去了生命。他們一死,我們的家也就徹底散了”。

沒有了親人,高元鈞和四哥也就沒有了家,成了真正的流浪兒。他們遠走他鄉,過上了顛沛流離的生活。



上一篇:上一篇:平度六曲山漢墓群成“國家大遺址”
下一篇:下一篇:七曲山稲荷尊神社
贵州11选五最大遗漏